您好!欢迎来到快3安全网!
原创文学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 快3文化> 原创文学
该如何爱你们,我的双亲!
发布人:白联东    浏览:   发布时间: 2020-03-11   稿件来源:快3安全网

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小山村。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父老乡亲有中国农民的共同品质——勤劳、善良,也有积年累月难以揭下的标签——艰难、贫穷。

从记事起,我听到的呼噜声就远多于父母的身影。一年365天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他们用辛勤的努力撑起这个贫穷的小家。每当下雨或下雪的时候,我才能仔细看看我的父亲。他会空闲在家编箩筐、修农具,脊梁笔挺,面容黝黑,一双眼,深邃又坚定。一双手,忙碌中打磨出小家简单的幸福。那时不懂,父亲的沉默寡言,父亲的不苟言笑,以至于父子之间,尽是陌生,让我敬而远之,全无父子之间的亲昵。父母亲的操劳,孩子们总会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放学后,兄妹们一起捡柴、割草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在那个只靠耕种维持生计的年代,一个劳动力很难维持家庭的温饱,特别是我们兄妹渐渐长大,饭量也越来越大。俗话说:“半大小子,吃穷老子”,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,那时我才真正清楚整天不见人影的父亲在做什么。面朝黄土背朝天,锄地、播种,为了一家人的口粮,累弯了脊梁,晒黑了面容。

于是,我整天盼望着的就是下雨,因为只有下雨的时候父亲才能在家。父亲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水落下,脸上满是愁容。母亲纳着鞋垫,不时嘟囔一句“天大大,不敢再下了,再下土窑洞都塌了。”父亲安慰母亲道:“没事,老窑洞塌不了。”父亲嘴上说着,却也掩不住眉间的愁容。家徒四壁,最怕凄风苦雨。

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四五年,我终于长大,下定决心逃离这满是苦难的山村。走出山村的那一刻,天高地阔,仿佛一只出笼的鸟,广阔的天空任我翱翔。

然而哪儿有什么恣意和快活,残酷的现实很快就给我当头一棒。在外生活的日子举步维艰,但是无论有多难,我都会咬牙坚持下来。时间过得飞快,一回头发现已是知命之年,我用勤劳的劳动终于在市郊区里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,有了自己的家。可是啊,双亲还在小山村,每每回家就想把他们接出来,可他们总有太多的理由,我知道,那其实是对故土太多的不舍。

而今年春节,在我的“威逼”之下,终于带着他们启程,一路满心欢喜,做了许多打算,想着能把他们留下,跟着我享享清福,再也不用回那个小山村。刚回到城里的日子,非常顺利,儿孙环绕膝下,父母喜笑颜开。可是很快,父母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,口里唠唠叨叨的都是家,那个操劳了一辈子的家。见状不妙,我好言相劝,本想带他们出去游玩,可是恰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,哪里也去不了,只能变着花样找老电视给父母看。双亲却总是不习惯、不喜欢,口里说着的都是回家。

有一天,我的耐心用到了尽头,就“义正辞严”地“呵斥”了他们,更是提出“要挟”——只要敢回去,我再也不管你们。他们终于安静了,不再说回老家。可我看到的,还是他们的郁郁寡欢,满是愁容的苍老面庞。

心痛之余,我告诫自己,一定要坚持,或许很快他们就会习惯并且喜欢上城市生活。可事实证明我错了,他们比我更能坚持!

终于,我妥协了!

送父母回家那天,他们早早起床,收拾的整整齐齐等着出发,仿佛漂泊在外多年的游子,迫不及待的想回家。我一路没有“好脸色”,他们全然不在意,回到小山村遇到乡亲们,父母亲总是热情招呼,言谈间满满的是炫耀,仿佛让全世界都知道,“我的儿子带我到城里了”,这样的情形,又让我哭笑不得。

离家前的那个晚上,我跟父亲谈了很久,一辈子都没有说过那么多话,故土难离,他哪里都不想去,希望我过年的时候回来看看他们就好。那一刻,我鼻子一酸,扭过头去。父母老了,行动也有些不方便,身边没人照顾不行,可他们的固执让我无可奈何。叹了口气,还想说些什么,却听见父亲跟儿时一样的呼噜声。而我却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天微微亮,收拾好回城的行囊后,又忍不住与父母好言商量一番,商量未果,终究是我独自一人踏上了回城的路。回城路上,不愿回头,更不忍回头,这养育了我的山沟沟啊,是父母一辈子的依靠,却也是我孝亲敬老的阻拦。又想到城里还有未完成的工作,还有等我归家的妻子、儿女。这打小就走的弯弯绕绕的山路,竟让我有些犯晕了起来……

该如何爱你们,坚守在山里的双亲啊!(白联东)


上一篇:常怀感恩
下一篇:没有了!